枣 树(外一首)

来源:2019年03月15日字体:

枣  树(外一首)

一枝干瘪粗劣的枝杈

青筋裸露,满身皱纹

却不影响一连二十年的花

把小院的芬芳尽囊于怀

守望一段壮丽的归程

二十年的攀缘

它像命运一样不停地追赶

追赶茫茫的尘世

我没想到生命可以如此高贵

从未在我离开时

在我回望它的那一瞬凋谢

炫眼,但不起眼的果肉

把全部的精力和爱

投入了吸吮乳汁的亢奋

远离城市烟囱喧嚣

春生秋死

被锯掉了的一只胳膊

你是我明天的回忆

像一株缀满灵魂的星宿

有里向外

闪烁着黑夜的神秘

切开了我的心

胳膊肘的断面

令我伤逝的

丑陋的苦脸

又长出了棵棵绿芽

密密的麻麻的

不肯言语

只求解除黑暗的咒语

伸出屋檐

瞧一瞧疲惫人的步伐

那是我爱的人——

从未被察觉的呼吸

养育了我的前半生

也孕育了我的后半生

一年又一年

带走了我的光华

也带走了我不朽的故乡

求你给我足够多的时间冥想许多我已经放下——

那陌生的湖畔和草滩

在无人问津的林边哭泣

为几枝死去的与活着的枝杈

我的每一刻

与他们同在


麻雀

晚霞刚一落

你就缱绻着身影

轻车熟路地钻入暖房

嗖嗖的声响

震得灯罩当当响

田作归家的老农

竹竿一响

静谧的祥和

从各个方向进入

鸟惊恐离去

人再次跟进

重现了往日的时光

是谁是谁给了你们

千万个不变的夜晚

悄悄去吧

这里不是你的家

连头也不扭的几只麻雀


作者:杨亮 责任编辑:黄鹏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