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诗话(五十)

来源:2019年03月12日字体:

《塞上曲》《征路》

《将至玉门作》

李銮宣

塞上曲

硬雨霾风别样愁,寒烟无际草如秋。

玉门关外千条水,却向蒲昌海上流。


古道千盘草木荒,戍旗一片黯春阳。

谁知石烂山枯后,犹有残碑纪汉唐。


铁马无声战骨寒,荒原月落乌啼残。

只今觻得城边路,草带腥风血未干。


山是鸣沙掩夕曛,茫茫戈壁浩无垠,

健儿醉饮葡萄酒,卧看黄花戍上云。

征路

山留盘古雪,白壁叠青霞。

有水驼鸣碛,无泥燕掠沙。

荒屯孤堠立,疏树远村遮。

征路仍空阔,风尘老鬓华。

将至玉门作

五月边庭暑气无,重重烟树影模糊。

沙洲风偃息鸡草,略约桥通昌马湖。

红日三竿城阙晓,青天一握雪山孤。

从今重见中原景,甘向汾源友钓徒。

这一组诗是作者遭谗被贬赴新疆乌鲁木齐途中所作和获释东归时所作。作者李銮宣 (1758——1817年)字伯宣,号石农,山西静乐人。少即远游。嘉庆三年(1798年)授浙江温处兵备道(于各省重要地方所设整饬兵备的道员),在任六年、修明文教,颇有政声。后调任云南按察使,因不徇私情,遭人诬陷,被流放于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嘉庆十四年(1809年)复出后,历任户部主事、天津兵备道、直隶按察使、广东按察使、四川布政使等。“所到之处,勤政爱民,兴利废敝,造福当地”在任期间,清正俭朴,一直过着清贫生活。离任时“送者入堵”。卒年六十。著有《坚白石斋诗集》。

《塞上曲》是作者西行路上经过河西和新疆时所写的几首诗。诗中以吊古怀旧的心情抒发了诗人的感受。第一首运用适当的夸张和想象,展现了大漠的雄壮辽阔:大风夹杂着冰雹尘土,寒冷的烟雾无边无际,玉门关外的千百条河流流向罗布泊,意境恢宏。第二首写历史旧迹,末句为点睛之笔。在风化倾颓的山石后面,还保留着记载汉唐历史的残碑,歌颂古人在西域建功立业的伟绩,证实了西域自汉唐以来就属中央政府所管辖。第三首写得有些凄凉。古战场上战马早已销声匿迹,战士的尸骨也已沉沙,草木还带着血腥味,只听到月落时群鸦的啼叫声。诗中以觻得城引起联想,给读者以广阔的思考余地。第四首与唐代王之涣《凉州词》有异曲同工的效果。鸣沙山遮掩着落日的余晖,茫茫戈壁浩瀚无垠。表面上看来显得荒凉寂寞,但诗的内容是积极的。“健儿醉饮葡萄酒,卧看黄花戍上云”,通过背景的烘托,在赞美戍边健儿以苦为乐的豪壮情怀。

《征路》描写了西行路上的荒凉空旷和作者遭贬谪的悲愤心情。诗中说,远山覆盖着亘古以来的积雪,一列驼队耐着干渴行进在大漠中。忽然发现了一处水草地,连骆驼也高兴地鸣叫起来。几只燕子掠过沙丘,在寻找作窝的泥土。透过稀疏的林木,前方出现了一个荒凉的村庄,依稀可见一座记载里程的封土堆,孤零零地守候在大漠中。诗人以花发之年、戴罪之身,风尘仆仆地蹒跚在西行的路上,想到被贬黜的命运,不知何时才能获释归来,心中充满了悲愤和伤感。

《将至玉门作》是作者被贬戍新疆乌鲁木齐后,于嘉庆十四年(1809年)获还东归经过玉门时所作,诗人这时由于获释,心情是愉快的,眼中的景物似乎也带上了欣悦的色彩,有“青春做伴好还乡”的兴奋感。时至五月,河西走廊仍然感觉不到暑天的炎热。远处,绵亘的祁连山白雪皑皑,树影重重如笼罩在烟雾中,疏勒河水流经玉门,奔向瓜州昌马湖。沙滩上的芨芨草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玉门城在朝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清晰。想到不久就可以看到中原熟悉的景致,诗人归心似箭。从此摆脱了官场的羁绊,解甲归田,回到故乡山西,与朋友在汾河边垂钓,以山水田园为伴,作个山泽草民,以终晚年。


作者:周大成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