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他提着面袋子上大学

来源:2019年01月29日字体:

他走了,全村人都在议论,人们指指点点,有羡慕有同情也有诋毁,只因为他提着一个面袋子去大城市南京上大学去了。

“ 看看人家,这才是农民的本色,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你是农家的孩子。”这是父亲对我说的话,当时我正读高中,正在为理想的大学而奋斗。那天,大斌提着面袋子装着所需物品,去南京上大学了。

大斌父亲三年前去世了,才五十多岁,当了一辈子农民,本本分分种着自己的田,辛苦了一辈子也没有让那个贫困的家庭有所改变。大斌是一个很孝顺的孩子,很小就和父亲一起干活。很卖力,虽然身体弱小,但尽自己最大努力分担父亲的负担,最终还是没能换回父亲的生命。刚上高中,人生的关键时期,父亲走了,留下孤独的母子和一头老黄牛。很多人看来,这孩子是命苦的,书念不成了。那时我读初中,一月能看到大斌一次,他更瘦了,一回家就拼命干活,星期天就背着面袋子去学校了,里面装着馒头,那是他半个月的口粮。母亲拆东墙补西墙,想办法给他凑着学费,终于熬到了高三,但结果让人失望,总分399,专科线都没上。

“娃娃看来学的也不行,我看就让打工去吧。村里那么多娃娃出去打工了,现在混得不都挺好的吗,念啥书,娃娃都念傻了。”这是大斌母亲去借学费时,他一个叔叔说的话。

在遭遇了无数次白眼后,大斌终于凑够了复读这一年的学费,他又背着面袋子去上学了,背后有很多手指戳着他的脊梁骨,很多双不屑的眼神更是刺穿了他的心。

那天天很热,记得大斌穿着白色的短袖,虽说是白的,但是衣领已经发黄,那瘦弱的身躯蜷缩在宽大的衣服里,一晃一晃。背上是沉甸甸的面袋子,里面装着书和馒头。只有一双眼睛很有神,他走了。

高考放榜,那一天村里炸开了锅,大斌601分考入了东南大学,村里唯一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人。

“一年进了200多分,真的假的,他学的不是文科吗,更不可能了。”

“真的,他语文考了138分,全县第一。”

人们争先传着这一消息,好像唯恐别人知道迟了。那天大斌很高兴,一年来第一次笑。

那天以后大斌就不见了,直到上大学前背着他的面袋子再次出现,一个假期他都在打工,显然是在赚学费,听说还是没人给他借钱,他贷了款。上大学那天大斌穿着新的短袖,白的,新的,很干净。

一晃几年,大斌也许已经从人们的思想中淡去,但他又出现了,这次他带着女朋友,四川姑娘,回到了那破烂不堪的家里。村里人这次不再震惊,而是羡慕,大斌毕业了,进入了一家国企,他回来了,几天后带着年迈的母亲走了,从此,大斌离开了村子。(秦成成 )


作者:秦成成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