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守望是一朵孤独的云(组诗)

来源:2019年01月04日字体:

母亲伸出炊烟的手臂把我抱了抱

曾记得

我还在村外的大路上跑

炊烟老远

就抛出一阵一阵的饭香

那是母亲的手臂

伸过来,抚摸着我的乳名

把我抱了抱

从异乡归来的我

还是个外出求学的学生

站在炊烟迷离的守望里

身后的往事

就像一首长长的叙事诗

一些往事就被温暖

一些心情就被撩乱

长长短短的炊烟

怀抱井水的炊烟

在人间

在艰难的月岁里倒伏

又被勤于稼穑的母亲

慢慢扶起

用爱浇灌

夏,去了

秋,又来

如今,这条岁月柔韧的根

已深植泥土,深植母亲的心

如今,母亲已经走了

遥望炊烟

或站在炊烟的下边

我、老牛及夕阳中的老屋

已成为乡野最朴实的风景

母亲的耳朵里盛放过鸟鸣

母亲上了年纪

她的双耳就慢慢听不见我们说话了

日落时分

风吹着芦苇

她没有听到燕子拍翅飞走的声音

也无法聆听大地的絮语

以及布谷鸟十分怀旧的叫声

我们每个人都有生活里的痛

母亲生理上这一小小的停顿

像一个影子跟着她

也跟在了我们的身后

母亲一边晾衣服

一边扯大嗓门和日子说话

看她陶醉的样子

我倒是有些于心不忍

母亲喜欢唱歌

习惯了过清茶淡饭的生活

更多的时候

沉默无声。我们知道

父亲走后是寂寞捂住了她的嘴

现在已经很难想象

村口的那些坏天气

但我却一直记得母亲的歌声

是怎样展开翅膀

成为荞麦花簇中最艳最美的那一朵

守望家园

年近六旬的母亲仍被农事所追逐

那一瓶窗台上的胃药最清楚

踏遍田野

母亲细碎的脚步

和她那刻满老茧骨节增大的双手

早已和农事结为一体

双耳失聪

我也希望世界能静下来

当然只是梦想

也许母亲也是真的不愿再听到

时光艰辛的叹息

和岁月痛苦的呻吟

风俗也曾吹乱过娘的心

风俗吹乱檐上的茅草

也吹乱过娘的心

一缕炊烟

先是跟母亲学会了抒情

最后才学会

拎起沉重的家园和乡愁

发黄的记忆暂被一沓老皇历搁置

先做一个善待现实的人

才好

和所有的母亲一样

母亲总是与每一个白天过不去

又与每一个黑夜相依为命

就像她的几个女儿

清晨窗前梳妆

夜晚灯下缝补

如果有一个姑娘先长大了

她就会成为娘一块得意的心病

直到恋爱有了响动

直到喜鹊登门,定下这门亲

母亲和村庄

才能在一片温顺的蛙鸣中坐稳

然后

陆续企盼我们枝叶鲜嫩的婚姻

在一片母语里

一个一个

扎下水井深深的根

我记得屋檐下那一串红

母亲的袖笼边

野菊或者白茅的调子

渐渐舞出

秋天的宁静

一串红辣椒

被母亲用针线串起来

挂在了屋檐底下

醉人的红色

逸散着宋词一样的诗意

也逸散乡音和乡情

晨光集结鸟声

岁月匆匆

日历像落叶一般飘零

终于到了安稳的冬

在乡下

腊月的雪再厚

喜庆的消息

也能推开勤劳人家的门

让村庄的脸上荡满春风

年关前后

一串辣椒

挂起高照经年的灯笼

那就是母亲的守望

谁记得屋檐下的那串红

凡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的孩子

想着它回家

都不会迷途


作者:倪长录 责任编辑:黄鹏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