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如何不爱她?

来源:2018年12月18日字体:

“寻根长城”——嘉峪关明代长城防线摄影展观后感

嘉峪关曾经是“天下雄关”、“中外巨防”。丝绸之路从这里穿过,明长城从这里开始扼控河西走廊,它是世界上冷兵器时代最重要的国家防线。现在是一座亮丽的现代化工业旅游城市,是“一带一路”上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孤城万仞山”、“严关百尺界天西”、“风吹草低见牛羊”是这里古代的情形;当代有大量海内外的文人墨客和艺术家,用自己的笔和歌声抒写颂唱。今天,嘉峪关市摄影家协会以专题影展的形式探寻长城踪迹,挖掘本土文化,歌颂雄关壮美,激发爱国爱家乡情怀,属首例。

专题影展的作品由嘉峪关日报社通采部主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毛富和嘉峪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长城文化研究者吴晓棠创意策划拍摄,两位作者出行200多次,行程6000余公里,深入祁连山腹地和戈壁深处,拍摄图片3000多张,多角度采集了长城资源170多处,基本掌握了嘉峪关防线的概况和长城的人工墙体、壕堑、天然险三类20多种形态,还发现了鲜为人知、没有开发的长城遗址5处。经过筛选,最终展出图片252幅,其中,长城资源类图片210幅,风光类图片26幅,新旧对比类图片16组,图文并茂,内容丰富,对嘉峪关明代长城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展示。凝聚了大量的心血和付出,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幅波澜壮阔的嘉峪关历史画卷,我们深深感受到先人的聪明才智、厚重的长城文化和博大精深的丝路文化。

为了拍摄好长城图片,两位作者还驱车走访了嘉峪关、酒泉、玉门、敦煌、张掖等地的500多座边墙、墩台、营堡、崖栅、墙壕、墩壕等,与当地知情人交谈,积累史料,拍摄图片,查阅史书,经过分析、思考和研究,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为影展如期展出奠定了理论基础,做了充分准备。

他们的举动,得到了中国长城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长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董耀会的赞扬和肯定。

曾经,在历史的长河中,嘉峪关不仅是一朵绚丽的浪花,更是一块掀起惊涛骇浪的巨石:十六世纪,嘉峪关是明朝据守,蒙古势力力争的地方,“据一关而撼天下”,“得嘉峪关者得天下”,嘉峪关的得失,是亚洲格局此消彼长的分水岭,它左右了亚洲历史走向。正因为它始终掌握在当时的明朝,才形成了今天嘉峪关的历史。如果在世界范围内寻找一处证明冷兵器时代人类最经典的国家防线,是嘉峪关;如果在丝绸之路上寻找一处见证亚欧文化交流冲撞的典型遗迹,是嘉峪关;如果寻找见证16世纪世界最强大帝国势力对峙和攻守的代表遗迹,还是嘉峪关。

站在雄壮的嘉峪关城楼巡道上,百感交集。踏着脚下的块块方砖,抚摸城墙上风蚀雨打的痕迹,眺望远方,万里长城似巨龙游弋于戈壁浩海之中;一泓清泉,让大漠有了明澈的双眸,水波声声,掠过耳畔,那是如泣如诉的爱恋;茫茫戈壁,传来叮咚作响的驼铃,这是回荡在丝绸之路上的和谐之音。

这是一条历久而弥新的雄关大道,它历尽沧桑,又重焕生机。今天的嘉峪关,是镶嵌在祖国大西北一颗璀璨的戈壁明珠,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总被雪山戈壁拽住脚步,总被草色湖景牵引目光。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长城博物馆,有开发不尽的旅游资源,有挖掘不竭的文化矿藏,有感受不完的历史文明!

说至此,作为嘉峪关人,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为此而感到自豪?

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嘉峪关,教我如何不爱她?

听,沙海轻唱,泉水叮咚;看,今日雄关,风和日丽!


作者:刘玉兰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