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黑山峡谷

来源:嘉峪关日报2018年09月28日字体:

黑山峡谷是我最爱去的地方。

心情颇不平静的那段日子,一种强烈地想要发泄的欲望,不知道怎么调整,只觉得极速飙车黑山峡谷,每次都能让自己忘掉一切。黑山峡谷成了我换心情的好去处。

那年夏天,第一次穿越黑山峡谷,我带女友完整地从峡谷东口进去,又从西口出来,是记忆最深刻的一次。那一日,是个清新的日子,艳阳高照却又无风,很适合出行,驾摩托车带女友一路狂奔,直抵嘉峪关黑山峡谷。

冲到黄草营石关峡,俩人喜不自禁。只见两侧山峰雄浑伟岸,气势夺人,悬壁长城就在对面山腰上,山顶的长城烽火台清晰可见。登上石关峡水门楼台,远望黑山,黛色山峦间一条土黄色粗线条建筑,从山顶弯弯曲曲通到了我们脚下,突兀陡峭的山峰北侧高高悬挂的长城,真像一条硕大粗壮的臂膀伸向天际,我俩手牵手沿长城侧梯拾级而上,又从山顶选小路下山,走了一个闭合环路。那一路,走走停停,忘乎所以地游览了三个多小时。一张照片清楚地显示,那次我们来到了山顶的烽火台上,趴在垛口上,久久地眺望四周:北面山崖下,广袤的戈壁滩,一马平川,山鹰都在脚底下盘旋;东面是美丽的嘉峪关城市群落,高楼林立,错落有致;南面群峰矗立,越过黑山更远处,是苍苍茫茫的祁连山;转过身向西望去,黑黝黝的山峰间有条蓝带,一道蓝天缝隙伴着两侧群峰边际线向西延伸而去,这就是嘉峪关著名的黑山峡谷,群山之间一条狭长地带,最窄处仅几百米,长约10公里的峡谷蜿蜒而过。

看清了地理概貌,女友拉我向峡谷深处进发。峡谷入口,山峰险峻,道路颠簸,车身跳跃着向前拱。七拐八弯地走了一段时间,一片杨树林挡住去路,看上去树龄很大,很有沧桑感,有的粗壮糙裂,却依然苍劲,枝繁叶茂。有的青翠茂盛,婀娜多姿,碧绿鲜活。女友是个俏皮的姑娘,快活地在林子里左跑右跳。出了林子,顺着峡谷朝前走,两边全是条状农田,玉米长势正旺,郁郁葱葱,一片连着一片,延伸到很远的地方。

峡谷里,阳光灿烂、安静闲适。面前到处是人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留下的痕迹,显得生机盎然。走过一处砖窑场,转过弯向前,看到早些年军队搬迁遗留的老营房,大礼堂墙壁上彩色八一军徽依然醒目,一面墙上还依稀看得见“最高指示”字样,只是人去楼空。我们喊叫着往前冲,芦苇、水塘、石滩、草地、红柳渐次跃入眼帘,每一处都足以让我们沉醉其中。右侧山坡上,有一个钢制拱形门,高挂“红柳沟金矿”几个烫金大字,莫名的兴奋,穿越峡谷,路遇金矿,多想进去转转,“禁止入内”的警示牌横挡面前,提醒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正午,艳阳高照,寂静无声,一点风也没有,耳边只有几只蜂蝇急速飞过的声音。“快看看,其他地方都啥样儿?”女友比我还心急。短暂休整后,我们向另一处山沟前进。飞身跃上摩托车,启动,加油,出发,引擎轰鸣,劲爆裹挟着我们的激情,车身跳了起来,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在山谷里四处回荡,顺畅的爆响给我们平添了满满的豪迈。

我们兴奋得像怀揣着两只兔子,带着一股猛劲往峡谷里穿,来到一处水草茂盛的塘边,前方遍地红柳树,好大的一个红柳滩。正是晌午时分,太阳当空,我们的影子都缩在了脚底。我们选了一座高大险峻的山峰背阴处,坐下来用餐,峡谷里静得出奇。闲聊中猛一抬头,崖壁上有画,原来我们进到了黑山摩崖石刻画保护区。此处正是嘉峪关黑山石关峡,这应该就是闻名中外的嘉峪关黑山摩崖石刻画。我们兴奋得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跳了起来。环顾黑山峡口,群峰耸立,当空静默。我们飞也似的跑过去,冲到半山腰,攀石爬到一处平台上,仔细端详头顶的摩崖石刻画,经年累月风雨侵蚀过的石板面,已经不怎么平整,但上面的岩画清晰依然,有手握长弓的猎人正拉弓怒射;有昂首挺胸的小鹿,看上去很有劲头儿,很灵动的样子。我们立刻被画面吸引了,这些活灵活现的古代生灵,风雨无阻地在这岩石上舞动了上千年,至今仍传递着清晰的文明信号。

拐进四道股形沟,还有好多岩画。早些年,文保所认真细心地保护了这些珍贵的岩石画,划定了保护区域。站在毒辣辣的太阳下面,我们和岩画都在经受焦烤,新鲜感驱使我们急渴地读画、赏画,每一处都不想放过,任无边的遐想穿越时空,与古代文明在这里对话。看得出,岩石画很多,有上天入地的飞禽走兽,有手舞足蹈的乐舞小人,有社会的取乐场景,都是人类文明的印迹。读取岩画场景,也算是一种激情碰撞的思想穿越。思绪也在飞扬,仿佛跨越时空,穿越无限,似乎从这些历史遗迹中读懂了岩石画中生灵想说给我们听的话语。据考证,这些岩石画是古代河西走廊羌族人文明遗迹,黑山摩崖石刻画在峡谷中共有153幅,镌刻着66种动物,其中还有5000多年前的大角鹿。它们分布在黑山石峡口、四道股形沟、焦蒿沟、红柳沟等处。黑山岩石画面形象鲜明,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情,有的场景恢宏,有的像古代狩猎民族的现实生活。

我们禁不住感慨,真是不枉此行,没想到一次疯玩,激情穿越黑山峡谷,会遭遇这么一次古代文明的碰撞堵截,我们不约而同地仰望天空。夜幕降临,我们开灯前行,任奔涌的思绪穿越山川峡谷,直抵遥远的天际,这群峰间的蓝带就是黑山峡谷上方的天空,它多像一个银河悬臂,神奇而又美丽。

每每换心情,首选地就是黑山峡谷,今又裹挟着烦琐冲进峡谷,我却怅然若失,望景兴叹。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景不同,不知不觉,一年一年,我们踏过了青年门槛,带着中年的成熟与睿智,仍然感受这峡谷永恒不变的美丽。


作者:马世海 责任编辑:李沛丰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