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大赏樱花

来源:2018年06月08日字体:

“樱灿惊三月,如霞丽质柔”。2018年3月15日,武大樱花节如期而至。由于武大樱花颜值高,每年樱花节涌入武大校园的观赏者约有18万之多。当我踏上樱花大道时,这里已是人潮如涌。前几天进校园,棵棵樱树还只是枝头结蕾,不料一夜春风,这樱花就轰轰烈烈地开起来了,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的,在艳阳下,绯红万顷,流光溢彩。我喜欢樱花,因为在凄厉的冬天之后,它首先给人们带来了春天的消息,给人们以春天的兴奋与鼓舞。

很多人认为,樱花是日本的国花,原产于日本。我则不以为然。据史料记载,樱花最早产于我国的喜马拉雅山一带,2000多年前,秦汉时期,已在中国宫苑内栽培。唐朝时,已普遍出现于私家庭院,有诗为证:“已知官舍非吾宅,且掘山樱满院栽。”“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唐朝诗人白居易作品中如是说。而另一位大诗人李白,更是脉脉含情地写道:“别来几春未还家,玉窗五见樱桃花。”樱花后来被传到日本,在日本人民的精心培育下,蓬蓬勃勃地繁衍起来,漫山遍野,处处樱花。日本侵华期间,日本樱花随着侵略者的铁蹄被带到武大。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为了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日本政府和民间友人,陆续向武大馈赠了几批樱花,自此,樱花已不再是国耻的印记,而是和平和友谊的象征。

在武大樱花的海洋里,有的人在树前拍照,有的人陶醉地闻着樱花的香味,我则伸出手想摘下一朵花仔细观察,但又一想,樱花的生命只有七天,实在不忍心,于是将手缩回,在地上捡了一枚落英。盛开的樱花白里透着粉红,仿佛少妇一张粉嫩的面容,妩媚中藏着妖冶,多情地绽放着笑靥。五片花瓣中间藏着九到十根长长的花蕊,好像一群害羞的小村姑。

徜徉在樱花大道上,我突然想起“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苍垂杨岸”的诗句。当年曾写下“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豪情磅礴的李清照,却也能写出如此婉约的咏樱佳句,由此可见樱花那种淡雅、圣洁的气质和神韵了。它亭亭玉立,立在百花群中,比水仙更高尚,比百合更清纯,比丁香更妩媚。然而,“山樱如美人,红颜易消歇。”“纵然博得时人赏,不禁狂颷一夜摧。”樱花,美好与短暂同在,辉煌与哀伤并存。一树楚楚动人的繁花,一阵轻风过后,犹如洁白的飞蝶,挣扎着飞离枝头,纷纷扬扬飘飞在空中,展现着最后的辉煌,在舞尽歌绝之后悄然落下,唯美而忧伤。“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春。”樱花是无私的,凋零之后仍然为大地做着贡献。樱花生得灿烂,谢得果断而决绝,人何尝不应如此呢?樱花盛放时用尽了它们一生的积蓄,是为了将最好的自己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只要一息尚存,哪怕是一分一秒,它们都会不遗余力地奋力开放,直至凋零。花尚能如此,难道这种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这种锲而不舍的拼搏精神,不值得我们学习吗?

走出樱园,缓缓回眸,望见身后那些樱花笑脸相送,仿佛在说:明春我会更美丽,欢迎您再来。


作者:孙忠信 责任编辑:黄鹏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