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嘉峪关,那人那城那风光

来源:2018年05月11日字体:

因为采访基建工程兵二支队的缘故,我因公去了一趟数千里外的嘉峪关。从深圳宝安机场乘飞机飞抵兰州,然后又转坐动车一路向西。列车在一望无际的高原山地奔驰,穿越青海省的西宁,下午四点时才到达目的地嘉峪关。

接待我这次采访的嘉峪关市社科联主席殷吉瑞早就在火车站的出口等候,我一出车站就坐上他的车子直奔下榻的宾馆。

“杨老师是第一次来嘉峪关吧?”坐在驾驶座上的殷吉瑞主席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第一次第一次,来大西北也是第一次。”

我回答着,眼睛透过车窗不住地观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宽阔的马路上,行人不多,但却车流如潮。路两边高耸的大楼鳞次栉比,绿化带的树木以杨柳为主。青翠的柳树垂下如瀑的丝绦,在微微的凉风中婀娜婆娑。我有些好奇“怎么嘉峪关城里的树都是杨柳树啊?”

“因为它容易成活啊。”殷吉瑞告诉我:“嘉峪关这座城市是在戈壁滩上建起来的,戈壁与沙漠不一样,戈壁是由粗砂和鹅卵石组成的,树木很难在这上面存活。当年栽这些柳树的时候,要先挖一个两三米见方的大坑,然后从几十上百里外运来泥土填上,只有这样才能保障栽下去的树有水分和营养吸收。”

“城里这么多的柳树,每栽一棵树就要挖一个两三米见方的大坑,这有多大的工程量啊?”

“是啊,人类改造大自然的能力是伟大的。我们这座城市是因为酒钢才有的,当年数万建设者在戈壁滩上建设酒钢,那也是在创造了不起的人间奇迹。这其中,你所要采访的基建工程兵二支队,我们嘉峪关人说的02部队也居功至伟。”

在宾馆里住下来,第二天一大早,殷吉瑞就敲响了我房间的门。他全程陪我采访,着实让我感动。一连三天,在他的陪同下,我采访了嘉峪关市委宣传部、酒钢集团公司宣传部、嘉峪关市档案馆、嘉峪关市市志办、酒钢日报社等单位,也收集到了不少关于基建工程兵二支队的珍贵图片和资料。采访任务结束了,我向他辞行时,他建议:“再留一天吧,来一趟嘉峪关不到万里长城最西端的嘉峪关城楼去看看太遗憾了。”

于是,在他的陪同下,我向着素有“天下第一雄关”的嘉峪关城楼驶去。

明万里长城沿线分布着许多关隘,其中规模最大的有两座:一座是东端的山海关,另一座就是西端的嘉峪关,而后者较前者犹有过之,所以嘉峪关是长城上的最大关隘,也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关隘。

由于天下闻名,每天前来游览的游客络绎不绝。我们随着人流,登上了嘉峪关城楼。嘉峪关由内城、外城、城壕三道防线成重叠并守之势,壁垒森严,与长城连为一体,形成五里一燧,十里一墩,三十里一堡,一百里一城的军事防御体系。关城以内城为主,周长640米,面积2.5万平方米,城高10.7米,以黄土夯筑而成,西侧以砖包墙,雄伟坚固。内城开东西两门,东为“光化门”,西为“柔远门”,意为以怀柔而致远,安定西陲。门台上建有三层歇山顶式建筑。东西门各有一瓮城围护,西门外有一罗城,与外城南北墙相连,有“嘉峪关”门通往关外。

出嘉峪关的西门,我真正看到了广袤的戈壁。湛蓝的天空下,放眼望去茫茫无际,看不到边。远处近处,除了有些许零零星星的骆驼草在清凉的风中颤栗之外,极目远眺,辽阔无垠的戈壁滩是如此的苍凉与寂寥。难怪唐代边塞诗人岑参来到这里,感慨地写下了“酒泉西望玉关道,千山万碛皆白草。”

大戈壁与美丽的嘉峪关市只隔着一道长城,50年前,今天如塞上江南的嘉峪关市也是一片荒无人烟、鸟兽难存的戈壁滩。为了祖国的钢铁事业,基建工程兵二支队的数万官兵,在这里克服了无法想象的困难,攻坚克难艰苦奋斗,在这黄沙茫茫的戈壁滩上建起了酒钢,建起了一座巍峨的钢城——嘉峪关市。如今,嘉峪关是如此美丽,如此让人迷恋,如此超乎我的想象。

结束了在嘉峪关的行程,我登上了南下的列车。窗外的嘉峪关渐渐淡远。但是,西北嘉峪关,那人那城那风光,却一直在我的心间萦绕……


作者:杨柳清 责任编辑:黄鹏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