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诗话(十八)

来源:2018年03月27日字体:

同李员外贺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

高适

遥传副丞相,昨日破西蕃。

作气动山河,扬军大旆(pèi)翻。

奇兵邀转战,连弩绝归奔。

泉喷诸戎血,风驱死虏魂。

头飞攒万戟,面缚聚辕门。

鬼哭黄埃暮,天愁白日昏。

石城与岩险,铁骑皆云屯。

长策一言决,高踪百代存。

威棱慑沙漠,忠义感乾坤。

老将黯无色,儒生安敢论。

解围凭庙算,止杀报君恩。

唯有关河渺,苍茫空树墩。


唐玄宗天宝十一载(公元752年),高适经田梁丘推荐入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幕府为掌书记。第二年五月哥舒翰破九曲,高适作此诗为贺。题中九曲指今青海省化隆回族自治县东河曲一带,本唐地,属廓州。唐睿宗景云元年(710年),金城公主入蕃和亲,吐蕃用贿赂鄯州都督杨矩之计请得河西九曲之地,以为金城公主汤沐之所,从此便以九曲为跳板,不断寇犯唐边,双方多次交战,最后哥舒翰攻破吐蕃,恢复九曲之地,自此陇右平安。这首诗就围绕九曲战事,以雄伟的的气势渲染描绘了九曲激战场面,热情歌颂了哥舒翰收复九曲的英明决策和历史性功绩,同时表达了诗人热爱祖国热爱和平的理想。李员外,为哥舒翰行军司马,名不详。

高适(公元700—765年)字达夫,渤海蓨(tiáo)(今河北景县南)人。唐玄宗天宝八年(749年)举有道科及第,授封丘尉。十二载(753年),陇右节度使哥舒翰表为左骁卫兵曹参军、掌书记。“安史之乱”后,先后任淮南、西川节度使。后官至刑部侍郎、左散骑常侍,封渤海县候。卒谥忠。著有《高常侍集》。

诗的开篇起笔破题:从遥远的西北前线传来了哥舒翰攻破吐蕃收复河西九曲的消息,诗人心潮起伏。此二句同杜甫的“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有异曲同工之妙。以下四句写唐军声威:旌旗翻卷,号角齐鸣,出征将士威武雄壮的气势和声威如地动山摇,势不可挡。将帅巧出奇兵,邀击敌人,战士勇武非凡,连发弓弩割断敌人的归路,很快包围了敌人。这是正面写唐军的英勇善战。“泉喷”以下六句写敌人失败的惨状,侧面烘托唐军的勇武:死伤敌人的血像泉水般喷涌,狂风怒卷像驱赶那死虏的阴魂;活着的敌兵头顶箭戟飞舞,一个个反背而缚束手就擒被押往唐军营门。“鬼哭”二句进一步渲染战场氛围:一场鏖战,尸横遍野,血流漂橹,阴云笼罩,鬼魂哭泣,白日为之无光,天地为之昏黑。唐军铁骑如云,勇夺石堡城等险要地势,赢得最后胜利。这一段写激战,渲染唐军所向披靡的声威,有摧枯拉朽之势,歌颂将士勇猛善战和为国捐躯的精神。

以下转写哥舒翰的功绩。“长策一言决,高踪百代存”六句写哥舒翰坚毅果敢一言决胜,提出安边之策,一举收复九曲,声威震慑大漠,忠义感天动地,久经沙场的老将为之失色,妄加评论的儒生为之结舌,其高卓的功绩将世代永存。“解围凭庙算,止杀报君恩”,诗人认为:解除边患要凭朝廷决策筹划,制止杀戮才是报效君恩。战争是为了“解围”,为了“止杀”,为了永久的和平与安宁。最后两句“唯有关河渺,苍茫空树墩”以景结诗,意思说这次九曲大胜使边防廓清,万里无警。放眼望去,敌之树墩城(故址在今青海西宁)在苍茫的背景下亦为之一空。

高适与岑参同为边塞诗人的杰出代表,并称“高岑”。盛唐时期,文人追求功名是人生重要的价值取向。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侧重于国家和天下的选择。一部分文人挑选了出塞和从军入边,渴望立功边疆,功成名就。高适曾多次出塞,长期漂泊,从军多年又驰骋沙场,对边塞风光和军旅生活有着切身感受。他的边塞诗内容丰富,思想深刻,形象生动,多以幽蓟、河西即今河北北部及内蒙古、甘肃西部等地的战争生活为题材,抒发了将士们立功绝域,慷慨报国的豪情壮志,表现了诗人“万里不惜死,一朝得功名”的政治抱负,反映了时代的主旋律,体现了盛唐的时代精神。《同李员外贺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就是高适优秀的边塞诗作之一,全诗以叙述、描写、议论、抒情等手法并用,气势豪迈,慷慨深沉,诗歌形象鲜明,字里行间洋溢着强烈的爱国热情,构成了恢弘壮丽的边塞诗画卷。


作者: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