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满雄关 美文启人心

来源:2018年01月23日字体:

刊发于《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5日的《嘉峪关的绿》这篇美文,无论从思想内容来看还是从艺术角度来看,都是刘恩友的重要作品,或者说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其影响已超出文学范围,将以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扩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嘉峪关的绿”本身就是嘉峪关的一张特色名片。这篇作品的美文特征比较突出,读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和诸多启迪。

《嘉峪关的绿》之美,美在时代情境的创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是与鲜明的时代精神及其具体情境的创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历史使命感强的作家,总是自觉地贴近人民群众火热的现实生活,努力反映人民群众的伟大业绩,在时代进步中求得作品的进步。这类作品不同于杯水兴波式的文字,更不同于只写“自我”的种种浅薄和琐碎。它在内容上体现了人民的创造性、文化的先进性和叙事的真实性,属于“记录伟大时代,讲好中国故事”的作品。长期以来,特别是这五年来,刘恩友坚持写嘉峪关市的改革开放业绩和沧桑巨变,总是如数家珍,不仅充满热爱之情,而且文思敏捷、充沛。如他的报告文学《走在城镇化的大道上》《丝绸路上的雄关文化之火》《燕鸣嘉峪关》《蚕桑嘉峪关》,散文《嘉峪关,给我一天还你千年》《雄关心檐燕子鸣》,诗歌《关城左公杨》等作品。其中有三篇报告文学先后获甘肃省好新闻三等奖、二等奖、一等奖,产生过比较广泛的社会影响。这种优势,是他写出《嘉峪关的绿》的背景,或者说是他多年打基础的结果。“嘉峪关两千多公顷的城市绿化面积,就是这样一棵一棵地栽出来的。嘉峪关连续二十年向荒漠要绿洲,在戈壁建家园的绿化接力赛所结出的硕果,在这五年形成壮阔的生态奇观。生态园林、文化园林、民生园林、景观园林统领全市生态绿化大格局。‘谁会想到在戈壁沙漠线上,有一座人均拥有公共绿地高于全国、全省的城市,不出城廓而获绿荫之怡,身处闹市而赏林泉之致;楼宇间享槐香花俏,驰车行赏绿染街景。’这是不少来过嘉峪关人的感慨。”这是一段概写生态绿化的文字,是嘉峪关的本色之美,活现了文章的时代情境之美。嘉峪关人创造的绿色业绩,在这里得到了形象深刻地表达。

《嘉峪关的绿》之美,美在构思和角度。文无定法,散文也是。其中的要义,是在强调一文一法式的文学创作,不是批量生产于同一个模子。就一篇散文而言,要有与思想内容相适应的独特之“法”,否则无以成文。这是一篇从“绿”的角度写嘉峪关的美文,不枝不蔓,紧扣主线,在单纯中求丰富,或者说将丰富的思想内容提炼和约束在“绿”的单纯之中,使文章富有张力和凝聚力,让人看到后面时还想回来再看一看前面写的。由近到远,从远收回,显得收放自如,掌控有法。一层一境,一境多意,特写与概写搭配,详略相宜。如对酷暑时节雄关广场散步那一段,写得又细又活。而对“三季有花、层次分明”的三十来条道路串起的城市绿色只是简略地概述,给人留下广阔的想象空间。从事物到人物,剪裁得当,各有分寸。在三千多字的篇幅里,写出了嘉峪关的绿色精神及其精彩的不同侧面,给人身临其境之感。作者在文章中多次用到“骨架”一词,如“一条文化的骨架”“长城的骨架”“草木骨架”等。“骨架”好!从人到物,没有“骨架”是立不起来的。这使我进一步认识到,嘉峪关市绿色生态建设,就是这篇美文的“骨架”,其中的构思、形象、细节、意境、时空、联想、刻画、议论等等,都是由这个“骨架”产生的。又恰到好处地丰富了它,强化了它,生动了它。这让人深刻地感受到,嘉峪关市更美了,嘉峪关精神更亮了,嘉峪关名片更吸引人了。

《嘉峪关的绿》之美,还美在语言的多姿多彩。内容决定语言,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好的语言是完美表达思想内容的工具。面对嘉峪关满城绿色风景,他既有热爱和激动的心情,又有从容和优美的叙事。一是通过描写花和树的景致,展示语言的层次之美。如“突然有一天,楼外的人行道上,辟出了四五米宽的花树带,低矮的树丛上结着铃铛一样的花朵,像秋风中倒垂的朝天椒似的,映红了秋天的脸庞。又过了些时日,花树带中多出些枫树、野茶树、银杏树等高大树木,马路两边的行道树下也长出了半人高的丁香篱笆,高低错落,马路延伸到哪儿,花树带和篱笆就延伸到那儿。”这使人有一种亲近的美感和穿越时空的动感。二是通过写鸟雀的活动展示语言的细腻之美。如“林深不知处,但见鸟飞低。鸟雀越来越近了。有时早晨推开门,麻雀和燕子,飞到人跟前转一圈才飞走,似乎是刻意向人们道个早安。鸟儿们在嘉峪关的槐花路上盘旋,在丁香路上嬉闹,在刺玫路上留念……最终选择在闹市里高大的槐树枝上垒巢筑窝,繁衍子孙。”这种逼真的类似新闻特写和细腻观察所产生的画面语言,给人动与静、近与远、心理与物象的结合之美,非常自然贴切。三是通过写人物展示语言的深刻之美。如写模范园林人林晓云“为了一天栽完六十棵树苗,她几乎中午都没回家吃过饭,饿了就吃几口自带的饭菜,吃完继续种树。”再如写六十五岁的退休工人张莲香种树,“她用十几年的时间,栽种下将近一万棵树木,从石关峡口一直往黑山延伸……她还从网上购买了种子,要在这块戈壁滩上试验种植文冠果和黑枸杞。”英雄本色就是诗。这种质朴的语言,与她们闪光的事迹非常贴切,让人感受到高尚而又自觉的内心世界及其艰苦奋斗不止的实践。四是通过写嘉峪关的纵深展示语言的张力之美。如“站在嘉峪关东湖的海豚气象塔上,放眼积雪祁连、冷峻黑山和长城关楼环抱的嘉峪关市,被又一条繁盛的草木骨架托起在新丝绸之路的关口上,成为保护河西生态的有力屏障。”这种由近及远、从古到今的联想语言,揭示了嘉峪关市在今天和未来的重要性,让人感受到博大的时空之美。

正如这篇文章所言,“在文化和历史厚重的背景里,嘉峪关的绿,这五年因生态建设而奏响新的乐章,实现了质的飞跃,人们已在绿色的摇篮里享受着牧歌一样的生活……人在树林里行走,关在树丛中威严,绿在长城的骨架里葱翠。”嘉峪关的今天来之不易,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正是这种“质的飞跃”《嘉峪关的绿》以及其他写嘉峪关发展变化的其他佳作,才得以产生。


作者:江长胜 责任编辑:杨佳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嘉峪关新闻网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