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祝贺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盛大启幕

来源:嘉峪关新闻网  2017年09月28日  阅:   字体:

音乐邂逅雄关  摇滚激荡长城

——热烈祝贺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盛大启幕

 

1986年5月9日晚,北京首都体育馆。“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浦一开口,看台上便迎来了片刻的安静,很快响起了掌声和口哨声,随后是欢呼声,越来越大,直到崔健演出结束,人群中的口哨和欢呼再没有停过,这个年轻人就是崔健。

凭借《一无所有》,崔健被奉为中国“摇滚教父”。如果说崔健的《一无所有》视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标志之一的话,那么20年后,站在西塞雄风的嘉峪沃土上,以崔健为代表的“摇滚乐”是否会褪去光芒,遁入历史?不,绝不会,如1980年代一般,“我很难具体描述现场听崔健是一种什么感觉,最准确的表达,可能就是一种力量。”

“音乐与雄关邂逅,摇滚与长城激荡。”9月28日至29日,崔健、唐朝乐队、低苦艾乐队、Tigrahaud等国内外知名艺术家将阔步走到长城脚下的嘉峪雄关,以摇滚乐的狂欢与激情,再现富有东西方质感的音乐盛景,播撒“一带一路”的光影魅力。

中西碰撞擦亮雄关

“每个民族总是带着不能舍弃的过去,在告别旧路,开辟新路中走向未来。”国家如此,地区如此,一个城市也是如此。“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在人类的文化艺术发展史上,音乐可以跨越民族、国家、地域、语言的屏障和隔膜,成为心灵沟通的桥梁和纽带。“尽管语言不通,但音乐是无国界的。音乐和节奏一起,我就会情不自禁地跳起来了,还会拉着身边的的人一起跳。”在今年8月18日上演的嘉峪关丝绸之路(国际)旅游音乐节上,外地游客吴红英如是说。

“通过中西音乐家的激情交流与碰撞,将会给嘉峪关的文化创意与文化交流带来怎样的影响?”9月8日,在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新闻发布会上,甘肃日报记者这样问新闻发言人深圳舒展公司董事长冯晶女士。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我们国家提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发展思路,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民心相通,而民心相通中的产业互动最重要,在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嘉峪关举办国际音乐节,就是实践‘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一个重要起点,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嘉峪关定会成为民心相通、产业互动的枢纽性平台。”冯晶说,对嘉峪关来说,面向未来,文化旅游产业尤其是文化创意产业,将是嘉峪关最具突破性的“窗口”,如雄关天石水泥厂这种富有历史深邃感的文化创意产业园,通过国际音乐节这一文化载体,它必将成为嘉峪关熠熠生辉的新名片。

雄关天石水泥厂旧址是我市设市以来工业文化与记忆的宝贵遗存,这一历史遗存即将改造建设而成新的文化创意产业园,未来,它将被打造成嘉峪关面向未来,致力于丝绸之路沿线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高点与支点。

9月29日晚,MANZANA(芬兰女声摇滚乐队)、根据地/赞兄弟、Black Circle Rite、灰子、Scare The Children乐队(法国摇滚乐队)、Childish Food乐队、唐朝乐队、Ga Gagash(阿塞拜疆电子音乐人)等国际艺术家及团体将在雄关天石水泥厂与雄关儿女一道,用艺术的魅力,讴歌丝路,共舞雄关,播撒音乐的种子,为边关锁钥传播来自世界的声音、异域的风情、深邃的音律。

选择雄关接力国际

“选择在嘉峪关举办如此高规格、富有突破性的国际性文化交流活动,是因为嘉峪关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是一个向西开放的重要枢纽城市,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新支点。举办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是深圳舒展公司瞄准国家战略,放眼全国的一个新思维,我们愿与嘉峪关一道,通过在嘉峪关打造一个西部文化创业产业园基地,把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更好地向西展示,向世界展示。”冯静说,是嘉峪关选择了我们,更是我们选择了嘉峪关,只有“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天下才能大同。

“从历史来看,我们国家偏重东南已经很久了,这样众多的人口,这样伟大的民族,岂能久虚西北?回思汉、唐盛世,无不锐意经营西部,那么现在正是到了全面开发大西部的关键时刻了!”一位充满深情与睿智的西部学者如是说。

“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将有效支撑起嘉峪关文旅产业突破性发展的高起点,并能有效拓展嘉峪关市的文旅价值空间。通过国际国内优秀艺术家的激情参与与创作,必将与嘉峪关市人民幸福生活的感知相融合,从而吸引国内外各方人士来到丝绸之路上的咽喉要地——嘉峪关,从而推动甘肃省的文化复兴、旅游振兴。”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半个多世纪以前,瑞典学者斯文·赫定自新疆横穿甘肃全境至西安,完成了对中国荒凉萧条的西北高原考察后,在其皇皇巨著《丝绸之路》中写道:“从文化—历史的观点看,这是连接地球上存在过的各民族和各大陆的最重要的纽带。……对中国来说,延伸和维持联系其与亚洲腹地之内领地的伟大线路,是至关重要的。”

半个多世纪之后,这条伟大的路线被正式命名为“一带一路”。21世界的第二个10年,被沿线诸国共同认可为一条国际性的“战略通道”。坐落于这一重要战略支点的嘉峪关,联西接东,国际性日益凸显,尤其是与中亚国家的交流与合作,日益紧密,日趋频繁,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就是与中亚国家交流合作的硕果。

“在这场国际音乐的乐队中,我们首选中亚的乐队,如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土耳其、俄罗斯的乐队来嘉峪关演出,关键在于地缘优势,这些国家都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国家,而且毗邻甘肃、毗邻嘉峪关。”冯晶说,对于嘉峪关未来的发展来说,音乐节只是一个平台,因为文化的交流从来都是双向的,未来,借助这一平台,我们不光要让中亚国家的音乐队来中国演出,我们还要我们中国优秀的音乐队、音乐人到中亚国家去,传播中国的声音,实现文化的交流和融通,做亮嘉峪关品牌,放大嘉峪关效应,助力嘉峪关腾飞!

依托西塞放歌大漠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是古诗文中对大西北,对广袤西部的经典描述。大漠、落日,在西部再现的不是西北的荒凉和苦涩,而是一种豪迈的英雄情结。站在嘉峪关关城西门外,你可以看到征战的沙场、血雨腥风的侠骨柔情,你可以聆听到优美的胡音旋律、胡风歌韵,你可以望见秦汉的明月、秦汉的关。追寻历史的脚步,古往今来,边塞的韵、边塞的情、边塞的景、边塞的魂,没有哪一个摇滚歌手不为之动容,不为之动情,不为之放歌!从头越,是悲壮,更是气概:海内外的摇滚歌手,嘉峪关欢迎您!

“为什么所有乐队选择的都是摇滚乐队?”在国际音乐节新闻发布会上,光明日报记者刘晓倩向发言人冯晶问道。“在祖国的西北,尤其是嘉峪关,这里有西部独特的地理风光、西域美景、风俗人情、人文景观,在这里举办音乐节,我们可以很好地把哈雷文化、摇滚文化、房车文化结合起来,并与嘉峪关特有的地貌景观完美地勾连起来,实现音乐、摇滚、哈雷的激情四射,魅力大放送。”

对中国观众来说,摇滚音乐是“舶来品”,是中国融入世界,世界进入中国的附属品,也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媒介”。人们常说“音乐无国界”,这正是在承认其民族性的基础上,承认其世界性。把世界顶尖级摇滚乐队邀请到嘉峪关,除了凸显其“国际性”之外,那就是摇滚乐的风格和气质。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载体,摇滚音乐非常重视节奏,虽然风格流派多样,但重视节奏这一传统,一直保留下来。而节奏的快速更迭,只有与周边的环境和氛围实现完美的对接,那种爆发力、穿透力、震慑人心的力量才能完美地呈现出来。

如果说摇滚音乐是一种任性的自我放纵的话,那么如果能把这种肆无忌惮的放纵与流逝的长城、烽火自然景观和已然消逝的工业化景观搭配起来共同演艺,那么“似心跳一般有规律地隐现在丝绸古道上的尘埃和迷雾,必定会再现出那种铁了心地要和事物消亡法则对抗下去”的精神伟力,嘉峪关的内心深处就有这么一种超凡脱俗的艺术境界:尽管历经几百年的沧桑巨变,却依然挺立在那里,憧憬着技术进步给这片土地带来灿烂的前景,用一代又一代人的创造力构筑着空前绝伦的发展前景,让后来者为之观瞻、为之目眩。

文化交流融通世界

哲学家罗素说:“多种多样才是美丽的。”换句话说,文化只有具有其特性,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才能够独立存在,也才能立足于世界。在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上,有国内知名音乐人,有国外著名乐队,有摇滚,金属,流行,民谣……演艺人员多国多籍别,每一个音符都能将你全身的细胞“点燃”!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世界上有众多的民族,每个民族的文化都是世界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没有民族的也就没有世界的。“对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芬兰的摇滚乐队来说,他们的乐队除了带有国际文化交流共通的摇滚音乐表演外,还会带来富有民族摇滚特色的表演,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冬不拉’,之所以称之为国际音乐节,原因就在于演员的国际性、艺术的国际性、文化的国际性。”

“一切民族均是混血而成,从来没有过排他的规定;世界上的一切智慧都在源源不断地向着每一个文明国度输送着精神的养分。”星光闪耀嘉峪关,等你一起来狂欢。中西方摇滚乐队齐聚嘉峪关,带来了除了民族间演艺的精彩对决之外,更是一种民族间优秀传统文化的大比拼,一种颠覆传统形式的轻松、自由和欢乐。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这场即将映现的精彩对垒,展示的是异域的风情,标刻却是中国西部嘉峪关开放、包容的国际胸襟,中国民族艺术和西方民族艺术在丝绸之路上的文明和弦。

“中亚一些国家的乐队,如哈萨克斯坦民族摇滚乐队Tigrahaud乐队,他们乐队的演出服饰和演出乐器都很有特点,比如我们在影视屏幕上看到的比较熟悉的乐器,这些乐队的特殊性在于呈现出来的表演形式,大多都透射着一股国际化的风格和样态,也就是说在嘉峪关国际音乐节的舞台上,这些中亚国家的乐队一定会把最具‘国际范儿’的作品拿出来展示,一定会把最具民族风格的音乐产品奉献给观众。”冯晶说,如阿塞拜疆队,里面的每一个成员都会用多种乐器进行表演,这既是实力的一种彰显,更是对民族精神的一种张扬。

心向阳光灵魂永存

“甘蔗是向着太阳生长的,味道很甜,而好的音乐也是积极向上的,能给人以甜蜜和幸福。”无论是古代的“丝绸之路”,还是现在的“一带一路”,无论是高层官员还是普通老百姓,《一无所有》《梦回唐朝》《黄河谣》《侠客行》,都是在用生命与时代互动,用灵魂在书写现实,用真爱在表达心声。这些成名曲既是时代授予的勋章,更是摇滚艺人用心发出的呐喊:歌唱时代、颂扬个性、标榜历史、塑造人格!

在即将与观众见面的首届丝绸之路(嘉峪关)国际音乐节上,以思想为引领,以传统为根脉,以价值为魂魄的中外摇滚歌手将纷纷亮相,而每一个乐队绽放的瞬间都会将玉汝于成的人生积淀、人性品格、人文精神一股脑地迸发出来——

唐朝乐队,中国重金属摇滚乐的开创者,他们是中国坚持最长久,阵容最强大的乐队,曲风多样,西为中用,古为今用。歌曲已超越普通意义的摇滚乐,追求更大气的民族精神及诗化意境,力求把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摇滚做到极致……丰富的故事和人生经历也让他们被冠以“中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乐队”。

低苦艾乐队,中国西北的代表性乐队。以独立自持的态度,检视自己、打量世界,做着自己的音乐,以西北人特有的豪情与胸襟,将一缕黄河上吹来的风、一捧祁连山上的雪、一堆黄土高原的泥土,揉和成一道不苟合但绝不疏离内心的风情,真挚自然地表达对世界的立场及体悟,进而掀起了中国年轻人回归精神家园的浪潮。

灰子,兰州创作歌手,摇滚音乐人,从小随父亲学习秦腔,深受传统音乐的影响,对音乐,灰子有股子执拗劲儿,用他的话说就是“没完没了的热爱”。吃着牛肉面长大的灰子,带着西北人的坚韧和执着,浪迹深圳、北京等地追寻自己的音乐梦,在南方被誉为唯一一个用灵魂在唱歌的人。

MANZANA(芬兰女声摇滚乐队),一支以女主唱为主线的流行硬摇滚/重金属乐队,在芬兰是十分活跃的现场团体。Manzana音乐融合了后现代之声的硬摇滚风格与重金属的力量特性,作品拥有朗朗上口和开放性兼具的现代感旋律,朋克的和弦特性和主唱声线结合的工业金属乐音效,通过强劲的节奏引领主流硬摇滚乐团。

GaGash,打击乐器和声乐相结合的国际电子乐队。乐队音乐风格融合了民族打击乐、House音乐和东方风格电子音乐。以丰富打击乐为核心的Gagash,在中亚乃至世界乐坛都是独一无二的乐队。

立足时代摇滚不老

“拒绝时代,就是自绝于地球;而拒绝传统,就是自绝于本土;拒绝个性,就是自绝于更有作为的可能。”摇滚艺术和其他任何一种艺术一样,都是艺术家呈现给观众的伟大作品。它的每一次呈现,都会给人以一种新的面貌,就像活生生的人一样,莫测高深。它的每一次表达都会给人以动人心弦的启迪,就像有独特的演艺逻辑一般,难以预言。所以,我们要想欣赏到那些精品力作,就必须敏于捕捉每一个暗示,感受每一种内在的和谐,剔除浮华的辞令,摒弃时代的糟粕。

在2016年《少年心气——中国摇滚30年》纪录片中,崔健说:“别把我放神坛上,谁爱上谁上,我就是个人。”这些年,从未停止摇滚,以每年一张的速度出新专辑,做摇滚电视音乐会,加盟《中国乐队》综艺,为年轻摇滚歌手助唱。年近六十,依然在不断打破自己,以一己之力翻新着中国摇滚的新势力,让更多年轻的摇滚人能因音乐走入大众视野。如今,他的身上,依然鼓荡着力量,让你永远期待着,下一刻,他还会发生什么?

来自宁夏的“鼓王”赵牧阳,曾先后加入过鲍家街43号、超载乐队、腾格尔与苍狼乐队等摇滚乐队,窦唯的《黑梦》、许巍的《在别处》及张楚的《姐姐》等诸多经典作品中都记录下了他震撼人心的鼓技。历经中国摇滚巅峰的洗礼,赵牧阳依然怀揣一颗赤子之心,寻找着摇滚和民谣的可能性。他说:“生活过得去就可以,我所认为的摇滚精神,就是把自己对现实的看法,用自己的声音和行为表达出来。只要有一些人喜欢我的作品,我就很知足了。”

“做真实的人,做真诚的音乐,忠实自己,忠实音乐”,这是低苦艾乐队的音乐理念,成立于2003年,那一年,几乎是中国摇滚的最低谷,这只来自丝绸之路重镇——兰州的民谣摇滚乐队之所以取名为低苦艾,因为荆棘丛中背芒而生的苦艾草,生长在低处,离土地更近。他们唱乡愁,唱成长的决绝,唱精神家园的追寻,唱现实的焦虑,更唱对未来困惑和幸福的期待。而所有的成功,都是沉默的打磨和真实的煎熬,是对音乐充满真诚的表达。

传奇音乐永放光芒

“五色交辉,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终和且平”。摇滚音乐,中西合璧的精神遗产,文明互鉴的交流载体,没有高低优劣之分,没有孰强孰弱之别,有的只是发展路径的不同,萃取精神养分的差异,语言沟通的不睦,而能打动异国他乡音乐受众的情感根基确是一致的。而原因就在于文化是相通的,而音乐恰恰是超越国界、沟通心灵的共同语言。

作为古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万里长城的起点、新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嘉峪关组织邀请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与中国国内一线乐队与艺术家同台演出,必将通过极具新意与震撼力的音乐演出、人文互动,为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人民心意相通、欢乐共享、幸福共营打开一扇大门,形成新丝绸之路上文化交流的高水准平台,让文化因交流而变得丰富多彩,让各民族因摇滚折射出的文化意蕴在碰撞中擦出亮丽的火花,照耀在博大精深的雄关沃土上,成为一曲穿越时空的辉煌交响乐。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开放包容、敢为人先的嘉峪关,必将以此次国际音乐节为契机,再次聚拢腾飞的起点,厚植更为基础、更为广泛、更为深厚的发展自信,一扫荡涤千年积尘的丝路尘埃,与摇滚乐人一起,翘首等待地平线上即将喷薄涌动的曙光……

作者:杨亮 责任编辑:李沛丰

  • 手机扫码关注嘉峪关日报官方微信

  • 手机扫码关注嘉峪关新闻网官方微信
阅读下一篇
  • 测试广告
热点推荐
本周排行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