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嘉峪关古要塞的那些往事

来源:本站原创  2017年07月31日  阅:   字体:

最近,原基建工程兵冶金部队的老战友原二支队组织科长刘贵珊发来微信,要我给他们编辑的基建工程兵冶金部队第二支队纪实作品,起个书名。我同他经过推敲起了这个名字,叫《钢铁雄师》。我认为这个名字最能概括和反应这个部队的历史和使命。后来,刘科长又让我为这本书写一个序。我告诉他,我在二支队的时间短,情况不是完全了解。我的意思是请他们帮忙写一个初稿。我来做些修改,可以由我署名。

他们写了一个序,很简短,有八九百字,我看了数遍。觉得老战友们的精神可佳,写得也很好。细想来,我对这支部队的深厚感情,凭借我对这支部队的久远记忆,以至于我亲身经历的一些感人的故事,我觉得这个序需要作些充实。总觉得有必要在这个基础上,自己须写一个记叙性小文。主要讲述一些我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包括些细节性故事性情节,因事及人,因人及史,因史及实,因实及情,这样可能会好一些。因为情到了,义就到了,义到了什么都到了。也是我对二支队老部队、老首长,老战友的一个历久弥新的心绪。也是对我们的第二故乡嘉峪关难以割舍的情怀。

基建工程兵第二支队从事钢铁基地建设,这支部队功勋卓著,参与了我们国家重要钢铁基地的建设。包括酒钢、攀钢、首钢、本钢、唐钢、马钢和宝钢等重钢铁基地的建设,为我国钢铁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不论到哪里,他们都是从嘉峪关、从酒钢走出去的。因酒钢是一个完全新建的钢铁基地。它培养了一大批我国钢铁建设的骨干。而此前,不少工程技术人才,来自全国各地的钢铁企业,如鞍钢、本钢、首钢、武钢、包钢、马钢等。这批骨干从全国各地聚拢酒钢,经过酒钢建设的洗礼和重训,带着当时最先进的施工工艺和方法,奔赴全国各地,参加我国钢铁基础设施建设,其贡献是不言而喻的。这个功绩和贡献,应当镌刻在我们国家建设,我们军队建设的历史上。应当作出这样的判断,我国钢铁行业发展迅速,为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做出贡献,与这支部队的贡献是有着紧密联系的。

1966年10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基本建设工程兵第2支队(师)及所属大队(团)的番号,基建工程兵第2支队在甘肃省酒泉市嘉峪关地区成立,所属8个大队的番号依次为第11、第12、第13、第14、第15、第16、第17、第18大队,总人数1.9485万人。支队长梁生玉,政治委员孙志杰。整编组建基建工程兵第2支队,以冶金工业部所属的第九冶金建设公司为基础,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调配307名干部作为军政骨干,征集义务兵9500名组编而成。所属8个大队的组编和担负任务是:第11大队由9冶井巷公司改编,担负矿山井巷掘进任务;第12大队由9冶3公司和金属结构厂改编,是金属结构专业大队,承担各主要工程金属结构安装任务;第13、14大队由9冶4公司(原北京市第2建筑工程公司改编),承担厂区烧结、高炉、焦化、耐火等土建工程任务;第15大队由9冶1公司改编,承担厂区配套土建工程任务;第16大队由9冶2公司改编,主要承担矿山破碎、选矿等地面工程任务;第17大队由9冶机电安装工程公司改编,为机电安装专业大队,承担各项工程的机电安装任务;第18大队由9冶机械化公司改编,为土石方工程运输专业大队,承担全厂机械化运输和土石方工程任务。全支队下属4个土建综合施工大队和4个专业施工大队,加上由调进酒钢的北京八角构件厂改编的支队后勤部预制厂、后勤部木材厂、机修厂和设备器材库等附属单位,形成了专业配套、工种齐全、兵力部署到位的综合施工能力,全面担负起酒泉钢铁公司这一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从采矿、选矿、烧结、炼焦、炼铁、炼钢及供水、供电、机修、运输等附属配套工程全部工艺流程建设任务。到1971年2月,通过几次征收新兵,全支队发展到2.3912万人。

1971年4月,奉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第14、15大队划归第1支队。在完成酒钢主要工程,确保按期出铁,并继续完成酒钢收尾配套工程的基础上,1973年开始,第2支队奉命分期分批调出嘉峪关地区执行新的建设任务。其中第12大队、13大队、17大队和部分直属部队8000多人,到辽宁省本溪市承担本钢1150初轧厂的建设任务。第18大队和11大队部分人员共4000多人到陕西省华县承担金堆城钼矿麻家边水库大坝的建设任务。1974年第11大队调河北省邯郸矿务局承担西石门矿建设任务。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电令和冶金部安排,第2支队1974——1975两年内逐步移防冀东地区,承担首钢的建设任务。1975年8月,支队机关从甘肃省嘉峪关市移防河北省迁安县沙河驿。在本钢和金堆城完成任务的第12、18大队也陆续向迁安和唐山地区集结。

这支部队参加了镜铁山铁矿建设,桦树沟矿区建设,黑沟矿区建设,西沟石灰石矿建设,白云石矿建设,这些任务大体都是十一团为主建成的。还参加了酒钢选矿烧结工程的建设,这个任务是由12,16,17大队组成力量完成的。参加了焦化厂工程建设,焦化厂工程建设主要是12,13,17大队组织完成的。其中包括一号焦炉建设,二号焦炉建设。这支部队参加了酒钢高炉工程建设,由二支队组织力量完成了酒钢一号高炉的建设任务。还有酒钢配套工程建设项目,包括了热电站工程建设,水源工程建设,水源工程包括了大草滩水库,黑山湖水源深井,这个任务主要是由18团完成的,还完成了石灰石焙烧及炉衬工程建设,还有储运工程建设,动力工程建设,修理设施建设,运输工程建设,仓库工程建设,灰砖厂工程建设,以及其他配套及附属工程建设。为什么二支队的官兵对嘉峪关怀有深深的情谊?主要是他们用了十多年时间,在70年代从头至尾几乎完成了酒钢的全部工程任务。

这个历史,时间已经过去几十年,由于考虑到基建工程兵的历史功绩,军委确定编写基建工程兵史料丛书。基建工程兵二支队参加酒钢建设是一个重要的内容。这次我们到酒钢来,到嘉峪关来主要是学习嘉峪关和酒钢现代建设的经验。同时,力所能及的查阅有关档案,回顾酒钢初建时期的那段历史。力争能够把这支部队所做的工作准确的记录在史册上。应当说任何事物都是互相依存,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基建工程兵二支队完成了酒钢建设这样一个伟大的工程项目,同时,嘉峪关市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也用极大的热情支持和帮助了这支部队。当时的三酒公司,以至后来的酒泉钢铁公司也帮助了这支部队,给了这支部队许多方面的支持。可以说,酒钢建设是军民协同协作的结晶。在某种意义上说,嘉峪关和酒钢培育了这支部队,造就了这支部队,使其成为我国钢铁战线的钢铁雄师。

细研这支队伍建设工程历程,这支部队又衍生出了许多钢铁建设队伍。基建工程兵冶金部队包含四个支队,一、二、三、八支队。而第三、第八支队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从二支队分别出去的。可以这样说,基建工程兵钢铁部队大部分是以一、二支队力量而组建成的。而重点力量是出自二支队,因为当时二支队有八个团和若干个直属单位,两万多人。当时是我们国家重要的钢铁基本建设的重要力量。无论是在军队建制还是改为地方建制,这支部队都在我国的各个钢铁建设战线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那时候是为一千万吨钢而奋斗,现在我国的钢铁产量已经近乎十亿吨了。这里包含着冶金工程部队的贡献。

这支部队很重要的一个是培养了一大批钢铁建设战线的领导组织人才、管理人才、施工人才和技术人才。从领导干部的角度来看,产生了许多军一级的领导干部。比如:孙志杰、剧同良、邱文、朱保江、宋玉文、严焰南等军级领导干部,严焰南被授为少将。还有一批既是高级钢铁基地建设的技术组织管理人才。比如陈骥、胡志鸿、方如玉,这些都是酒钢、本钢、宝钢的副总指挥,指挥或总工程师。还有李沛泉,他后来是宝钢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组织二支队宣传队演出的现代芭蕾舞剧,当时红极河西走廊。他还为基建工程兵之歌谱了曲。张燕西还专门写了这个宣传队的文章,准备收入基本建设工程兵史料之中。这个宣传队的小傅还要协助写作基建兵文化建设一个专题。二支队还出了一大批技术人才,遍布全国的钢铁建设领域,长期活跃在国家建设的各个领域。我提到的这些领导只是作为他们中的代表性人物。

我当兵是在二支队十二大队二区队五中队七班。当时是电焊工,一个老工人徐师傅是我的老师,教我学焊工。他是八级电焊技术工,非常喜欢我,教我怎么样学好电焊。我当焊工仅三个月就进步较快,与他的谆谆教导和手把手地教,是分不开的。之后我到中队当文书,到大队当干事,到支队当干事。我清楚地记得,居住在戈壁滩上的干打磊营房,清楚地记得酒钢焦炉和热电厂,那是我们参与建设的工程项目。许多细节和情景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使我难以忘怀的是,终年皑皑白雪的祁连山,耸立在马鬃山和祁连山脉之间的巍巍嘉峪关。还有挥之不去的,一起工作的战友们的可亲可爱的笑容和面貌。虽然在二支队短短几年时间,在嘉峪关仅短短几载,但在我漫长的军旅生涯中,总是难以割舍的记忆,我们转战祖国的大江南北,不论走到哪里,嘉峪关、祁连山等地标,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也经常出现在梦境中。那里毕竟是我戎伍生活的第一步,是我认识部队的第一个课堂,是我认识基建工程兵的第一个战场,是我真正走入社会的第一个记忆,是我永远难以忘怀的一片热土。

谈到二支队的时候,我不得不说到一个老首长,他叫高贤德,是安徽人。开始在兰州军区政治部工作,调到二支队时是政治部副主任,后来任主任,这个首长有良好的道德素质和组织领导能力,尤其是文字功底深厚。他来到我们二支队,我们政治部以至于全支队的文字工作水平提高了一个很大的档次,扉声河西走廊。尤其他吸收兰州军区的文艺骨干到二支队宣传队,排练演出的芭蕾舞,在五一俱乐部演出一百多场,在河西走廊很是著名,影响深远。高主任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后来到八支队当政委。在我的成长过程中,高主任的教诲至关重要。我从师政治部到金堆城二支队指挥所政工组工作时,他专门找我谈过话。那是一个循循善诱的教导,包含中具有战略眼光的深远的谋划,也是对一个年轻人、一个后生推心置腹地引导。他说:“小常,你是个肯动脑子的人,很善于学习,非常钻研,这一点我很欣赏你。但你也有不足之处,特别需要补课,这就是基层任职经历。我知道你的经历,叫你到金堆城去参与政工组的工作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你要去在连队任任职,可以当当副指导员,指导员。这样锻炼锻炼对你们来说至关重要。我跟家忠良副主任做了交代,他会安排你到部队去任职的。”后来,我就在金堆城施工的部队任过副指导员,指导员。我工作过的其中一个连队,是过去的马万水工程队。队长是马万水。之后马明当过这个队的队长。后来马明当了冶金部的领导。若干年之后,高政委到了基建工程兵兵种机关开会,我去拜访他时,他说:“小常,我对你现在感觉到有力量了。为什么呢?因为你补了连队这一课,当过连队的政治指导员,这是非常重要的。在部队工作,你没有任过连队的领导,对部队的认识是很难深刻和到位的。不论时间长短,不能越过这一步,现在可以了。无论你将来走到哪一步,这个经历对你都是很有帮助的。”当时我对高政委的这句话理解并不深刻,后来我到南京军区31集团军摩歩第86师任职,当师政治委员。这个部队是应急机动作战部队,师部驻在福建,面对台海,它的任务是显而易见的。到这个部队任师主官,责任十分重大。我经常到连队去蹲点,调查研究,我才深深地感悟到老首长的良苦用心。只之所以常蹲在连队,为的是进一步深入地、更加理性地思考和实践连队工作的程序,增加工作的能动性和工作指导的针对性。在总装工作期间,我们有一个工厂在安徽,我借到工厂检查工作机会,专程到马鞍山看望老战友特别是看望高政委的老伴。那时候高政委已经故去,高政委的老伴说,老首长在世时经常提到我们。他们住的房子还有一些纠纷,我帮助马鞍山军分区给予了协调,请他们关照。家忠良老首长在金堆城是师指挥所主任。是他安排我到基层任职锻练。我在总装工作时,他们干休所车辆陈旧,要求帮忙,我尽力协调解决了问题。后来他来京,我把二支队老人邀到一起,畅叙往事。安排他在五星级酒店住宿,老首长很是开心。说从来未住过这么好的宾馆。

我在总政群工部当领导期间,嘉峪关市的领导同志得到信息,知道我在嘉峪关工作过,也知道甘肃是我的故乡,所以几次派人到总政邀请我去访问。他们主要是想要我了解嘉峪关的发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想法,想介绍嘉峪关进入双拥模范城行列的事迹和理由。因为民政部和总政群工部主管这个项目的评比工作,当时我是总政群工部和全国双拥办的领导。他们反复邀请,由于工作忙,几次都未成行。有一次我陪军委领导到酒泉发射基地参观部队的演习。我向领导请假,用了两天时间专门赶到嘉峪关,嘉峪关的梁副市长陪同我参观学习。使我惊讶的是,过去戈壁滩上的嘉峪关,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政府领导陪我参观了酒钢,到了炼铁厂的高炉,到了焦化厂的焦炉。我清楚地告诉他们,哪个钢管的焊接是我们焊的。对于我的这种表述和情感,陪同的军地领导都十分惊讶。陪同的人们说,这个他们一直不是很了解。我也尽力寻找我们营房故地,但是已经无法辨别,变化实在太大了。当我们参观嘉峪关博物馆时,发现陈列二支队参加酒钢建设的事情极少,我表示非常不解,提出的建议,展览应增加二支队参加酒钢建设的事迹。晚上我去拜访我的一个老首长,叫作徐瑾瑜,东北人,他已经九十多岁了。他是十二大队的后勤处长。虽年事己高,眼力仍很好,听力还好。几十年不见,老首长异常激动。他问我:“来这里都看了什么,有变化吗?”我说看了酒钢高炉、焦炉等地方,变的都不认识了。老首长感慨地说:“那都是我们干的啊”。这使在场的嘉峪关领导更为感叹,他们说这段历史原来我们不是很了解,要责成有关部门好好的挖掘这段历史。我给他们建议,嘉峪关要成为双拥模范城,应当知道酒钢是部队建设起来的,这个历史不能忘记,要永远记忆。过去就是零二部队和三九公司,相对一条马路。互相人员交流,人们形象地比喻叫“过马路”。这个典故性故事,七十年代在嘉峪关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我在参观酒钢的那些新的建筑时,碰到一个老头在买冰糕,我说我是这里二支队的兵。这位老者顿时泪水夺眶而出,说他是基建工程兵的老人啊!他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放开,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感慨万分。

《钢铁雄师》这本书是参加二支队回忆史料编写组的老同志不顾年老体弱,经过了若干年的苦斗,用感情、心血、汗水和泪水写出来的。它真实地反应了这支部队光荣而难忘的历史。特别是浓笔重墨地描述了参加酒钢建设的历程。也刻画了这些老同志为我们军队历史增砖添瓦的使命感,这使我感激不尽。而支持这本书出版的是刘坤德。他是二支队的第一批义务兵,后来成长为一名企业家。他在资金等方面给予了这本书的成型,做了重大的支持和关护。他还请杨柳青(笔名),到嘉峪关采访,专门写了两篇报告文学,描述这支队伍与酒钢和嘉峪关的渊源流长的关系。

谈到二支队,我还得谈到我的组织科老科长羊忠全。他是四川人,已经失去联系四十多年了,无法联系。在师机关,我和羊科长在同一办公室工作,师机关靠近嘉峪关百货大楼。前些年他辗转好多战友,我们联系上了。他专门给我打电话,提出了他评残的问题。他已经82岁了,我协调民政部,给他完成了评残的夙愿。这个过程是相当曲折的,好在民政部门的领导支持,落实了。他当时在本钢参加施工,本钢的污染在当时是非常著名的。但现在参加评残的政府工作人员,不了解那段历史,还提出了些质疑性问题。我对省里和民政部评残的有关干部,详细地不厌其烦地介绍本钢当时污染的情况,那真是骇人听闻的,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知名。了解了这些情况,他们才积极地协调给羊科长评残。使人欣慰的是在评残的过程中,羊科长隔三差五地给我打个电话。2016年春节他给我打电话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常,如果再评不上,我就见马克思去了。我说你不要着急,我尽快协调。后来几个月,我们再无通过电话。因多次催促民政部门的朋友,不便反复询问。我也不知道评残的情况,也不敢贸然同他联系。2017年元旦,我接到一个短信,是祝我新年快乐的,羊科长的儿子小羊发来的。我立即打起电话询问老首长的评残情况。小羊讲了一段使人难忘的情节。他谈到他父亲的评残落实了,是去年六月二日通知的,当时他父亲特别的高兴,按规定七月份开始领取补助金。羊科长六月十八日平静地安详地故去。小羊告诉我,自从接到这个评残通知书,他父亲一改过去的烦躁不安,心情轻松了许多,显得非常平静安详。到最后他含笑欣慰地去了。小羊说,父亲生前反复交代他,感谢组织的关怀,感谢我所做的协调工作,其实这都是我们应当做的,遗憾的是作成的太晩了些。羊科长的两个儿子,都出生嘉峪关市,他们谈到嘉峪关,兴奋中伴着泪水,哪里是他们童年的记忆。

我们在组织编写基建工程兵史料丛书过程中,由于难度很大,有些章节我只能求助于二支队的老同志。由于别的部队年代久远,也联系不上,也不是很熟悉。所以很多的课题,我都是求助于基建工程兵二支队的老同志。主要是陶景春政委,他是二支队的老人。已经80多了,在这次写史过程中,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骨干作用,引领作用,和支撑作用,粘合作用,每天勤耕不辍,孜孜以求。我非常感动。

前几天,我碰到曾庆宣科长的女儿曾小娟,她要我给她一本基建兵史书,她要放在曾科长遗像前。我很佩服曾科长,他从鞍钢来,入伍参加嘉峪关钢城建设。他在十二大队任过组织股长,政治处副主任,在支队任组织科副科长。对于我们,他既关怀又严格。我的成长进步渗透着他的心血。教我们如何做人做事做文,他教会我怎样积累资料。后来几十年我的工作资料较为齐,得益于老首长的教诲。八十年代按照总政要求,我负责与有关部门协调写作基本建设工程兵史时,曾科长还在世。我汇报了编史设想,他表示这是功在国家、军队的事。老首长的支持,使我莫大的鼓励和安慰。更加坚定了我做好这件事的意志和毅力。我每年春节都要去看望曾阿姨。我还记得吴洪波老首长,他来自新疆部队,他曾是十二大队宣传股长。他的文字功底扎实,是我们学习写作的好老师。政治处大的材料,时常由组宣两股组织人共同完成。他口若悬河,表达能力极强,嘉峪关市的许多单位时常请他做时事报告。有的时候由吴股长口叙,我们作记录,他思考的很久,好长时间口述一句,然后又陷入沉思。我们年轻人耐心不够,稍微有点不耐烦,首先看出我们的心事,他总是亲切说,我们写的文章要以上《红旗》杂志为标准,你们要经得起时间考验和磨炼。告诫我们要深思熟虑,为文应该求真求深求实。这对我们影响至深。我们很怀念吴股长。我还要说到薛长春老战友和首长,他来自长春,是技术干部,做了政治工作,很务实,很幽默,对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关心是于无声处。

我还要说到为了写好施工管理专题,由于技术性强,同时有很多经营理念,我只得让我的老战友赵维国,他是工程技术人员,他帮助组织一批工程技术方面的专家,参与撰写管理和技术上的许多专题。十二大队负责酒钢高炉和焦化厂的金属结构加工和安装。赵维国是好战友,为人低调谦和,乐于助人,热心编史。我们在十二大队经常一起切磋文章。我也请他教我学习如何看懂和使用施工图纸。那时他爱人在百货大楼工作,我还托她给我们方便,买了一块天津手表。哪时是要票的。他又是技术干部,对我的帮助和支持是很大的。他帮助我们组织基建工程兵二支队的老同志,写作了工程管理上的十几个专题,包括了预算管理、计划管理、施工管理、技术管理、质量管理、装备管理、物资管理、财务管理、材料管理、成本管理等等。这些问题难度较大,但必须得有,不然就会缺项。这其中有刘克才、赵魁元、张富山、孙兰英、付维照、张应朝、姜福琴、李忠良、李景太等老首长帮助我们写了这些专题。他们都是酒钢建设的亲历者。这些老同志都80多了,我跟他们为了写好这些专题,打了无数次电话。他们非常辛苦,好多同志不会用现代化手段,都是一笔一画写成的。当我看到他们沉甸甸的手稿时,我不禁感动得流下了热泪。实在不忍心再麻烦他们,但为了完成编史历史的责任,又不得不再三的打扰他们。每当拿起电话,欲拨又罢,生怕妨碍老战友的康健,真是于心不忍,但又不能不为,许多时候是硬着头皮求助的。好在他们都理解。我向他们深深的表示谢意,也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歉意。我诸一列出他们的名字,就是表达我的愧疚之心。他们也很欣慰,当他们写这些时,思绪自然回归到风华岁月,飞到嘉峪古关,重回酒钢建设大会战的火热施工现场。他们说,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和地方,他们的晚辈说,父母变得更加美丽和有魅力,表示一定要到嘉峪关看看。

最近,二支队十一团的老首长们聚会,严焰南老首长参加了,王永孝副主任参加了。特别是我一起在连队任职的梁宪刚参加了,老梁在我们一个连队工作时非常敬业,他是连长,我们配合默契,情同手足。十一团在镜铁山承担矿山建设,后来加入了我国黄金事业建设。这次我要求他们对黄金部队施工建设一编做些修改,他热情地给予了帮助。他委托刘大荣具体操作。刘大荣写了一本《无言的丰碑》,记述了二支队十一团的光荣历史,写了祁连山脉深处的镜铁山,有五六十万字。这一次我又邀请他写了基建工程兵矿山建设一章,将近三万多字。还邀请他修改黄金部队矿山建设一章,希望他能够补充万字,使这个材料更加厚实,他都欣然承诺了。我们在一起聚会,谈了在镜铁山和金堆城施工的一些往事。我在金堆城工作时我们政工组的组长是王贤权,他是福建人。他是师群工科长,与地方政府和单位非常熟悉。他是福州人,几十年未曾谋面。在福建86师任政委的时候,有一天我们的门卫通知我,说有一个老同志要见我。并且说老者询问我是不是在嘉峪关工作过,我问了详细情况,告诉卫兵赶快将他送进来。见面果然是王科长,实际上他离我们的师部很近,他经常听到我们师的情况,知道我的名字,但总是怀疑,后来我们经常聊起一些在嘉峪关市的往事。

由于对二支队的深厚感情,我在总政总装工作期间,利用出差的机会总是把一些老战友召集起来坐一坐。记得先后在西安、成都、重庆、马鞍山、上海、深圳、鞍山、唐山、北京、嘉峪关,都先后和一些基建工程兵的二支队老同志们聚过会。那个场面始终犹新,我还写了些诗作为永久的记忆。不论在哪里聚会,嘉峪关市和酒钢是我们的永恒话题,毕竟我们在青春年华时,为了国家的发展,做了应该做的事。此后,好多战友再无机会去嘉峪关。当我描述嘉峪关和酒钢巨大变化时,战友们总是有太多问题想问,包含着对曾经战斗过地方的思念。

刘科长让我写的序,我只能将我想到的一些零零碎碎的故事记在一起,作为一个序言,也可能言字不能成文,但是我觉得真实的表露了我的心声,是我感情实实在在的流露,虽然点点滴滴,甚至有一些啰嗦。但是我觉得就像珍珠一样留下了难以忘却的记忆。把皑皑祁连山,巍巍嘉峪雄关和祖国各地的钢铁基地,和我们千千万万战友紧紧联系在一起。我想读来肯定不显得枯燥,而且可能会饶有兴趣,因为我把我所能记忆的都写上去了,特别直接参与写史的人名。我想这也是一种褒奖,文字的褒奖和记载。有一些名字可能由于一时难以记起,有一些可能忘却,请战友们给予谅解。

由于基建工程兵撤销已经30多年,参加一些工程建设项目的历史更加久远,我们现在撰写基建工程兵史料丛书,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最主要的原因是好多资料已经散失殆尽,有的亲历者已经故去,人员已经分散到四面八方,每撰写一个专题,其难题是可想而知的。特别是一些工程项目,我们必须详细查询有关档案,查询有关历史资料。在八一建军节前夕,我受基建工程兵史料丛书编辑组织的委托专程到嘉峪关来查询当年二支队参加酒钢建设的历史资料。这些资料我们已经掌握到了一大部分。但是有些工程项目我们必须认真核实,最好是能够查阅到当年施工的移交报告书。这些力求更加准确,为历史负责。

非常感谢嘉峪关市的和酒钢的领导对我们的热情支持和帮助,给我们提供了做好工作的所有条件,当我把这些转告我们基建工程兵老战友时,他们都非常激动,非常兴奋。

在八一建军节前夕,在纪念人民军队诞生九十周年之际,我想仅我对《钢铁雄师》写的序稍加修改,作为一篇小文,以纪念基建工程兵二支队在酒钢所做的贡献,以纪念嘉峪关军民为建设钢城所做的贡献。携手同行,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共同勉励。也仅以此文奉献给全国双拥模范城——嘉峪关市广大军民。

       

        

       作者,常生荣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杨佳

  • 手机扫码关注嘉峪关日报官方微信

  • 手机扫码关注嘉峪关新闻网官方微信
阅读下一篇
  • 测试广告
热点推荐
本周排行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