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崛起的铿锵足迹

来源:嘉峪关新闻网  2016年08月16日  阅:   字体:

 ——电视剧《海棠依旧》中的周恩来形象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海棠花脱俗的美,优雅的情,浓郁的香,在诗人苏轼的笔下犹如一朵清纯秀丽、高洁白嫩的笑靥之花,虽内敛,却伤神,虽隽永,却裸悲,似一股悲情的“冬风”,笑傲着怀才不遇的冷落。869年后的1949年,当新中国的伟人周恩来和邓颖超站在西花厅的海棠树下再次吟诵这首《海棠》诗词之时,那含而不露,感而伤怀的苦闷或许早已褪掉了文人墨客的书生气,充满了“海棠依旧笑春风”的战斗激情和永恒爱情。

电视剧《海棠依旧》,以中南海西花厅为叙事场景,以手足情、敬老情、同事情、革命情、夫妻情为叙事线索,从1949年北平解放、国共谈判破裂谈起,到1976年1月8日周恩来生命的终止为时间线索,从“家事”铺陈“国运”,讲述了周恩来以“中华之崛起”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从细致入画,从精致入情,从极致入怀,讲述了一代伟人周恩来崇高而又伟大的“无我”精神,彰显了一代伟人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和人格之美。

信仰之美,是任何一部革命历史题材的制高点和利益点,但信仰在周恩来的境界中显得是那样的朴实和纯粹,毫无半点污秽和“墨迹”;崇高之美,是任何一个描述伟人题材作品的闪光点和迸发点,但崇高在周恩来的人生履历中显得是那样的单纯和淡定,毫无半点强加和雕饰;人格之美是任何一个书写人性光芒的作品的起笔点和落脚点,但人格在周恩来的精神空间中显得是那样的悠然和恬淡,毫无半点拔高和鼓吹。

北平解放,国共谈判过程,周恩来言辞犀利,柔中带刚,从国是谈到友情,从战争谈到和平,使得张治中心悦诚服,毅然投身到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去。1949年的中国,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已成穷途末寇,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周恩来更是心知肚明,但他依然坚守着阴雌的柔静心态,就像是包容天下的溪谷一般,保持着大国总理的姿态:重德行、讲情怀、守正道,正如老子所言:“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大国代表着大胸怀,大国代表着大气度。中国革命的胜利是千千万万革命志士奋斗流血的结晶,他们中有一批势与国家共存亡的无党派人士,如宋庆龄、何香凝、沈钧儒等。筹备开国大典,少不得他们。为此,周恩来多次修改书信,并派妻子邓颖超前往南京请求宋庆龄先生北上;在北京,周恩来亲自招待沈钧儒等一批无党派人士,并将自己父亲留下的长衫送给沈钧儒先生穿;何香凝去世前,在周恩来的建议下,中央特批何香凝与丈夫廖仲恺先生合葬于南京。在大是大非面前,周恩来从来都是高屋建瓴、瞭望苍穹,他深知:“知其白,守其黑,方位为天下式。”平常无奇的位置,方显尊贵的荣耀;坚守常人之心,方为天下人的榜样。

天下是什么?天下应该是天下人共享的天下。古人讲:“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也,失其心也。”古人话或许添加了很多唯心主义的色彩,但是“失其民”却是无可置疑的,从古代君王笼络民心的策略来看,他们无不以德性为依据,利益为旨归。易言之,不是“民之所欲,天必从之”,而是“利之所欲,民必从之”。自古以来,“人民最关心的是生存条件和物质利益”。这一点,在周恩来的内心深处早已化成了一种生命遵循和工作向导。黄河发大水,他第一时间感到现场指挥,几天几夜不吃饭;河北邢台发生大地震,他第一时间带上党中央的慰问,鼓励大家鼓起战胜困难的勇气;修建十三陵水库,他身先士卒,和工人们吃一起,干一起。所以说,大国崛起的背后,不是民心向背,而是民心相向,这既是一种精神的追随,也是一种革命导向的终极目标。

如果说抗美援朝、万隆会议、尼克松访华、加入联合国对中国来说,是一种大国足迹在升腾的烙印的话,那么“一种善与另一种善因其差异而冲突,一种善试图毁灭另一种善”的斗争和策略,则显示的是一种高超的政治智慧和政治策略。粉碎蒋介石集团和美国特务的系列暗杀破坏阴谋,周恩来运筹帷幄、克敌制胜;参加万隆会议的全过程,周恩来处变不惊、化险为夷,赢得了亚非拉国家的信任和赞扬。所以说,“以利惠民是最得民心的方法,即使不是获得民心的充分条件也至少是必要条件;民心向背表现为人民的追随,相当于‘以脚投票; 民心向背不仅是政治正当性的证明。也同样是革命正当性的证明。”

“以小带大,小中见大。”如果说停留在“高大上”的历史翻版是一种为某种需要而着意进行的历史虚无主义表达的话,那么停留在“低小下”的生活实录,就是一种典型的“细腻化”、真实的“大写化”、伟岸的“地气化”。从“家事”到“国运”,周恩来对家人和亲人的苛刻近乎到了极点。如让弟弟周同宇提前退休,让侄子尔辉到淮安老家教书,让老家的乡亲响应国家号召平坟、深埋亲人;弥留之际,还让桂花将带给自己的猪肉折算成人民币,不能白占老乡的便宜等等。齐家、治国、平天下,表里如一,光明磊落,在周恩来的为国、为党生涯中是一体的,是一视同仁的,这在电视剧中既是精心萃取的结果,也是艺术真实与史料真实的完美结合。如果说对亲人、对百姓是一种“家风家教”的责任感的话,那么对毛泽东、陈毅、耿飚、廖承志、罗长青等革命战友则是一种“革命忠诚”的担当感,二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即都是革命正当性与政治正当性的精彩演绎。

海棠依旧的片名,在我们看来,有三层意蕴。一是蕴含着一种艺术美,它是海棠花诗情画意的人格美,代表着一种温和、美丽和快乐,更代表着一种呵护和珍爱;二是蕴含着一种意境美,它是进步与发展的理性与信念象征,在剧中,它的缤纷花落,犹如万古岿然的黄土地,抑或狂舞绚烂的红高粱一般,在历史进程的岁月流变中,用一幅苍白衬底传递不朽的苍茫;三是蕴含着一种诗意美,“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是一曲激情的战斗史诗,在27年的奋斗征程中,周恩来用所谓的中国式朴素演绎了一个张弛有度的蝶变历程,中国人民的奋斗征程,只有在自我拯救的艰难跋涉的破立并举中才能撕破历史的沉重话语,赢得崭新的曙光。

周总理的一生,是实践党的根本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这源自他对人们的无限热爱。斯人离去,海棠依旧,站在风雪飘扬的海棠树下,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音调更加清脆,情景交融的审美意境更是让人难以忘怀!        (杨亮)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韩燕玲

  • 手机扫码关注嘉峪关日报官方微信

  • 手机扫码关注嘉峪关新闻网官方微信
阅读下一篇
  • 测试广告
热点推荐
本周排行
论坛热帖